人民日報社:家國情懷造就國産碳纖維人民日報社《民生周刊》文章


打印本文             

2018年10月8日—15日,第四屆軍民融合發展高技術裝備成果展覽在北京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開展,參展單位302家,參展項目1349項,涉及領域有“先進材料”“先進制造”“新能源”和“自主可控”。    


來自山東威海的企業威海拓展纖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光威拓展”)17件展品在中大型産品展區一經亮相,就吸引了許多參觀者的目光。碳纖維被稱為“新材料之王”,據了解,目前我國高科技領域使用的國産碳纖維70%來自光威拓展,光威拓展是我國碳纖維企業中唯一一家真正實現連續3年以上赢利的企業,也是我國唯一一家以碳纖維為主營業務的A股上市公司。    


在10月9日下午的第四屆軍民融合發展高技術裝備成果展覽暨論壇上,光威拓展作為唯一發言的民營企業,代表國内碳纖維企業作了“軍民融合戰略下的國産碳纖維發展機遇及相關建議”大會論壇主題報告。    


一家民營漁竿廠,自力更生,自籌資金,自組技術團隊,在無技術、無裝備的困境下,是如何攀上了碳纖維研發的科技高峰,走出了不可複制的創新之路,改變了世界碳纖維格局?《民生周刊》記者專訪了光威集團董事長陳亮。

cl.jpg

▲光威集團董事長陳亮


民生周刊:請您介紹一下光威集團“結緣”碳纖維的淵源?


陳亮:我國碳纖維早期研發幾乎與日本同步,1975年多部委啟動碳纖維聯合攻關的“7511工程”, 但在“巴統”影響下,日美對我國加強産品、技術、裝備“三封鎖”,我國研發30餘年未見成效。直至2005年前,軍需、民用碳纖維100%依賴進口,完全被“卡脖子”,受制于人。


 2001年兩院院士師昌緒向中央建議,指出21世紀中國如果沒有碳纖維将落後整個時代,呼籲立項,國家決定設立“863”碳纖維專項。也恰逢此時,全球漁竿制造龍頭企業“光威集團”,因碳纖維漁竿生産用材需求,成立威海拓展纖維有限公司,“悄無聲息”地開始研制碳纖維,成為第一家進入碳纖維産業的民企。


民生周刊:碳纖維為什麼被稱為“新材料之王”?現在國外碳纖維的發展情況如何?目前,中國碳纖維技術與應用在世界上處于什麼水平?  


陳亮:碳纖維因其強度高、重量輕、耐腐蝕、耐高溫及柔軟可加工性等特點,被稱為新材料之王,是世界最尖端的高性能纖維材料之一,正在替代鋼鋁等金屬材料,廣泛應用于航空、航天、艦艇、兵器及工業領域。碳纖維科技含量高、投入大、周期長、風險高、技術難點多,工藝複雜,是集材料學、化學、紡織、機械自動化等多學科高度交叉的工程。


目前,就世界範圍來看,以東麗、東邦、三菱麗陽等為代表的日本企業在全球碳纖維産業中仍居主導地位,其技術、産品規模、應用均處于領先地位。以美國赫氏、德國SGL等公司為代表的歐美碳纖維企業緊随其後,其技術和産品在某些領域具有比較強的競争優勢。


以光威拓展為例,國産碳纖維正實現“從無到有”至“從有到優”的跨越。自2005年,光威拓展研制的T300級碳纖維通過“863”計劃驗收,這标志着我國首次擁有了自己的産業化碳纖維,一舉打破了國外對華封鎖。


接下來,光威拓展相繼突破了國産T700、T800、T1000、M40J、M55J級高性能碳纖維關鍵技術,并形成産業化,目前我國高技術裝備領域的國産碳纖維70%來自光威拓展。


kh.jpg

▲光威集團從早年間一家民營漁具廠一步步發展而來


民生周刊:國産碳纖維在性能、應用研究等方面均取得了可喜成績,同時具備了研發下一代高性能碳纖維的技術基礎。據統計,國内碳纖維研發企業目前的數量約為30家,作為行業帶頭人,您認為,目前存在哪些問題?如何才能使産業持久健康發展?  


陳亮:首先是,産業失序,暗藏隐患。“有效供給不足,無效産能過剩”是目前國内碳纖維産業的真實寫照。以2017年為例,我國碳纖維理論産能高達2.6萬噸,實際銷售量僅有5400噸,産能釋放率僅為20%。


我建議國家相關部門對已形成良性産業發展生态的龍頭企業2至3家進行重點扶持,協調鼓勵有能力的龍頭企業對行業進行有計劃的整合。據我們了解,日本50年裡隻有3家碳纖維企業。


其次,民營企業因其民企身份、資産權屬性問題,無法得到相應的條件保障支持。


我建議相關部門不要糾結他們所屬身份,制定以龍頭為核心的、扶持國産碳纖維行業長期發展的産業政策時,無論國企還是民營,一視同仁。


第三,裝備受制,短闆明顯。要實現碳纖維徹底國産化,産業持續穩定發展,裝備自主是核心問題,且目前我國複材的成型方法也以傳統鋪層工藝為主,工藝落後,先進國家已實現三維立體編織和自動鋪絲鋪帶等,這些裝備的開發和自主保障也是我國複材應用發展的短闆。


第四,電價偏高,削弱優勢。碳纖維産業電力消耗大,能源成本一直是困擾企業發展的一個重點難題。僅電費一項,民用國産碳纖維每公斤生産成本就要高出國外企業30%左右,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我國在國際市場競争中的優勢。


希望出台相關政策或專項資金,對碳纖維企業進行電費補貼。


第五,進口依賴,産用脫節。國産碳纖維雖已成功應用于高技術裝備領域,但僅占總需求量的30%,還有近70%的碳纖維依賴進口。工業領域,我國碳纖維産業鍊合作較少,未形成有效融合,生産和應用相互脫節,産品應用對國産碳纖維的研發生産和技術提升牽引明顯不足。


近幾年來,中央軍委、國務院及相關部委接連出台一系列重要文件,特别是2017年國務院第91号文《關于推動國防科技工業軍民融合深度發展的意見》,提出了明确的行動目标、保障措施。國産碳纖維行業應把握此次機會,積極參與軍民融合,促進行業發展。


我們必須要明确,我國已解決碳纖維“從無到有”的問題,但如何做到“從有到優”,還需國家給予更多的扶持,依然需要政府和全行業不斷探索。


民生周刊:2017年9月1日,光威拓展母公司—光威複材已經在A股成功上市。從全世界賣釣魚竿到布局延伸産業鍊,發力碳纖維研發領域,您作為“創二代”,光威下一個目标是什麼?  


陳亮:不忘初心,天道酬勤,牢記使命,強軍報國。光威将以A股上市為契機,以高性能碳纖維為核心産品,實施全産業鍊“521”發展戰略,即以碳纖維、通用新材料、能源新材料、複合材料、裝備制造五大生産闆塊為主體;以國家工程實驗室和國家企業技術中心兩大科研平台為引擎;打造一個碳纖維全産業鍊孵化園區,争創我國最大的碳纖維及複合材料産業基地。


未來,我們光威拓展将努力發展成為具有國際競争力的碳纖維全産業鍊制造商,支撐起國産碳纖維這個“民族産業”,為中國的“強國戰略”做出更大的貢獻。


民生周刊:光威集團走過30年,有人說,成功經驗“不可複制”,發力碳纖維領域更多是因為您故去的父親陳光威的家國情懷,您如何評價您父親?


陳亮:如果不是走高技術領域應用路線,光威拓展碳纖維赢利的時間會提前很多。但是,父親響應國家号召,毅然決然将生産的碳纖維全部投入高技術裝備事業,繼續加大研發投入力度,光威拓展則由此“脫富緻貧”。


直到2012年,為支持碳纖維研發,整個光威集團沒有分紅,工資水平也很低。從2002年開始做碳纖維到2012年終于赢利,父親把30多億元“砸”了進去。


父親住院期間,有段時間還能說話。有一次我去看他,他說,我這輩子總算為國家幹了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值了!


我父親就是這樣一個具有“家國情懷”人,他的這種情懷也深深地影響着我。


上一篇陳亮董事長出席“儒商大會”并接受采訪
下一篇重磅!光威複材獲師昌緒新材料技術獎驚豔全行業!
Copyright ©威海光威複合材料股份有限公司,Inc.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5040808号-1  賽通信息 提供技術支持
Powered by CmsEasy